images.jpg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是『神雕』裡郭靖講給楊過聽的。顯然的,在金庸心裡,『俠』是有區別的;從『射雕』、『神雕』倒『倚天』三部曲中,郭靖、楊過 與張無忌是有區別的,不過我不覺得從這三個人身上看到清楚的『俠之大者』的區別,反是對情愛態度的區別(其實金庸自己也是這麼說的)。

郭靖,在宋史裡確有其人,好像是襄陽城裡的團練副使(民間自衛隊的二檔頭),不知金庸是否是以此為橋引?

俠如何分大小?史記首列『游俠列傳』漢書跟進,太史公說的激切,他認為那些以權謀得官位的都能春秋列名,而那些在街頭打混卻不願附合世事的反遭非議,所以寫了這游俠列傳,因為這一些人是『其信必然,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如果要說最早匡織『俠』的意義當以此為準了,只是太史公並無區分『俠』還有大小的。在『遊俠列傳』裡或許太史公能掌握的資料不多,寫的最豐富的是漢初一個其貌不揚,個頭短小的郭解。

我的問題是,為什麼不把專諸、荊軻之輩編入此傳,反是特列一篇『刺客列傳』?

太史公自序中有其編年的痕跡,列傳中,『刺客列傳』是第二十六,『游俠列傳』第六十四;『刺客』傳是說『曹子匕首、魯獲其田,齊明其信、豫讓亦不為貳心』,而『游俠』說『救人於阨,振人不瞻,仁者有乎;不既信,不倍信,義者有取焉』,所以其實刺客與游俠的本質是大同的,太史公心裡沒有所謂的俠的大小之分,倒是金庸兀自要把俠分個高下,一如非得有個『華山論劍』的形式。

本文修改於2004/01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