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禽戲已討論完畢,請按分類依次觀看~謝謝~

目前分類:俯拾皆得-偶感寄言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絕大部分的有機體,生老病死是難免;尤其是老死。但這「難免」是被動還是自願的呢?

有機體會老,是因為細胞停止分裂,細胞少了就老化了,細胞停止分裂是必然的,因為每一次的分裂都會讓DNA的端粒減短,端粒太短會讓DNA黏在一起而不正常,不正常不是讓細胞死亡就會讓細胞變的不朽,不朽的細胞是癌細胞。

DNA端粒是兩面刃,一方面讓物種同源重新組合而傳宗接代,另一方面卻限制了有機體的壽命。

, , , , , , , , ,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1) 人氣()

 

日前與幾位練拳的女道友閒聊家常,說起女性的愛欲與期望,聊到母系社會的種種,當然包含走婚;其實今人對古人有著太多誤解,所以就手邊資料和網路文章拼湊一文,聊聊兩千年前漢代的女性,絕對猛與悍。

~猛女與悍婦 ~

漢代人們對女子有些什麼樣的期望,有人曾針對漢朝五百七十多個女性名字加以研究,發現竟然有三分之二是男女通用的名字。漢代女子的名號真是響亮又有力;比方說,王莽女兒名「倢」,東漢桓帝公主名「堅」,桓帝時鄧皇后的名字更直接,她老爸老媽給她取名為「猛女」,夠嗆吧!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不期而來的事,總讓人有點訝異與驚喜;當然,事是好事。

我,在第六屆華文部落格大賽中初選入圍了!

 first2011-004.jpg  活動首頁:http://blogaward.chinatimes.com/2011/index.aspx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8) 人氣()

~ 新年快樂 ~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又是一週過了!

多年前朝野大戰一場,為的是一週工時該多少,結果那年經濟大衰退,當朝的就把這帳一骨腦的算在假日過多的原因上,看來假日的多少似乎還真的跟經濟榮衰有關。

現在我們一年夯不隆東地算起來該有一百四十來天的假期,多不多?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ages.jpg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是『神雕』裡郭靖講給楊過聽的。顯然的,在金庸心裡,『俠』是有區別的;從『射雕』、『神雕』倒『倚天』三部曲中,郭靖、楊過 與張無忌是有區別的,不過我不覺得從這三個人身上看到清楚的『俠之大者』的區別,反是對情愛態度的區別(其實金庸自己也是這麼說的)。

郭靖,在宋史裡確有其人,好像是襄陽城裡的團練副使(民間自衛隊的二檔頭),不知金庸是否是以此為橋引?

俠如何分大小?史記首列『游俠列傳』漢書跟進,太史公說的激切,他認為那些以權謀得官位的都能春秋列名,而那些在街頭打混卻不願附合世事的反遭非議,所以寫了這游俠列傳,因為這一些人是『其信必然,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如果要說最早匡織『俠』的意義當以此為準了,只是太史公並無區分『俠』還有大小的。在『遊俠列傳』裡或許太史公能掌握的資料不多,寫的最豐富的是漢初一個其貌不揚,個頭短小的郭解。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掉哪媽 頂硬上! 

 袁崇換.jpg 袁崇煥像

以前總認為『天龍八部』其偉,人物刻描的令我感動,但此時或是年歲與心境,感受竟大大不同;份量只天龍八部五分之一的『連城訣』倒教我讀後沉默許久!悲慘二字是我對連成訣唯一的說法,人與人關係的脆弱,竟像那風雨中的蛛絲,這般禁不住搖打?但金庸畢竟還是心存著希望的,那是水笙對狄雲的、那是凌小姐對丁典的,各自從虛浮的人與人關係裡掙扎出來的希望。

『連城訣』書後有一篇金庸的後記,是說當年他小時家裡一個駝背老佣的事,聯想到的是『鐘樓怪人』的情節!只是小說家總是會去補償那些缺憾,給讀的人平添心中的撫慰,現實裡呢?也許在最壞的境遇,還不是最壞的境遇!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mages.jpg 記得開音響喔!

為什麼袁枚在深夜時分要與女友(妾?),而不是妻子在一起?卡夫卡對菲利絲(卡夫卡的未婚妻)寫道:[1]

這關係著奪燈的權利;女友(妾)意味著這個女人不是時時守在袁枚身邊,他與袁枚度過的一夜只是"偶然的一夜",與袁枚奪登/熄燈做一男一女兩人應該做的事;只想贏一次。由於她是"長的美麗而只想贏一次",袁枚與她奪燈就不是一件痛苦的事,反而是一次逗趣。如果是妻子,情形就完全不同了,奪燈的深夜不是偶然的一夜,而是所有夜晚的一個例子。當然這不僅僅是一個夜的例子;而是整個社會生活(家庭、婚姻?)的例子,這種生活是一場圍繞那盞燈的鬥爭。

女友與妻子的不同,不僅是倫理關係的不同,重要的是權利的不同。也許因為沒有婚姻的契約關係,所以才有可能保存愛情?愛情與婚姻無關!這樣看來,女友沒有奪燈的權利;袁枚沒有(也無須)必須允許奪燈的義務,這樣,奪燈才會可能是兩人之間的歡樂遊戲。至於妻子呢?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