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禽戲已討論完畢,請按分類依次觀看~謝謝~

部落格裡有個自訂的分類-命意源頭在腰隙-難學真太極,原本是打算一洩學太極拳的喪氣之情;因為在全民運動的框架下,即令投入的再多,還真是「難學真太極」。後來我念頭轉了,名(明)師難求,佳文易得,通過一些關於練太極拳不錯的文章,或可尋得片鱗真諦未可。

這篇文章,是向愷然先生(1889~1957)談練拳架和推手的;會選擇這篇,因為其文後半段講到開合與呼吸的關鍵在(命意源頭在腰隙),太吸引我了,但向先生吊足了我的胃口,那關鍵處僅隱隱的昭示一番而止,儘管如此,這還是一篇很值得品味與印證自己練拳的文章。向愷然先生何者?幼嗜武術、兼攻翰墨的武俠小說名家-平江不肖生也。

 ===========================================

練太極拳的人,誰都知道架子是練體,推手是練用,可是練體和練用是不是兩回事呢?

要解答這個問題,得先明瞭太極拳的體是什麼?用又是什麼?

練體離不了十三勢,練用也離不了十三勢;除卻十三勢,沒有太極拳,也沒有推手。「十三勢」是掤、[才履]、擠、按、採、[才列]、肘、靠、進、退、顧、盼、定。這也是誰都知道的,可是一般練太極拳和練推手的人,是不是注意到每一動作的十三勢呢?當然有許多知道要在方面注意的,但也還有不少人祇知道依樣畫葫蘆,不在這方面用心。

不知道在十三勢上用功的,敢說練體得不了體,練用也得不了用;因此十三勢歌上說:「不向此中推求去,枉費功夫貽嘆息。」

練架子,是練推手所用的體;練推手,是練架子所得的用。可說整個的體都是用,也可以說整個的用都是體。照這樣說來,練架子和練推手,不是沒有分別了嗎?有的,我把古人太極拳理論中屬於推手部分的條文,錄在下面,逐一加以註釋,再綜合起來作一個總結。並將我個人研究推手的經過寫在後面。

(太極拳經)說:「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剛字是採取攻勢的意義,並非剛強之剛,並非剛勁之剛;例如推手的掤、擠兩個動作,是採取攻勢的。柔字是採取守勢的意義,並非柔弱和柔軟之柔;例如推手的[才履]、按的兩個動作,是採居守勢的。剛柔不過是攻守對立的兩個代名詞,完全是用意的、用勢的,不是用剛強之勁攻打的。

對方用掤、擠兩種攻勢來逼,我用[才履]、按兩種守勢去化解它,這個動作叫做走。順背是得勢與不得勢的區別,能保持重心則得勢為順,失去重心則失勢為背,例如我方用掤、擠去攻逼,意圖使對方失勢,這個動作叫做粘。又說:「動急則用,動緩則緩隨。」這是純綵守勢的說法,學者不可誤認為是自己不作主宰,緩急隨人。須知攻擊在人,應敵在我,我能隨敵緩急,從容應付不失重心,可說已盡太極推手之能事了。

又說:「左重則左虛,右重則右渺。」太極拳就是一種軸心運動,所以 (行功心解)上說:「身如車輪,腰如車軸。」既是身如車輪,則左重向左轉動,右重向右轉動,乃當然之理,容易明瞭;不過要練得嫻熟,得心應手,卻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又說:「仰之則彌高,俯之則彌深;進之則愈長,退之則愈促。」前三句皆是引勁落空意.就是說如果他仰攻,我引得他更高,他俯攻我引得他更深,他直進我引得他更長。總之是順他的來勢引向空處,不抵抗,不截擊。第四句是說明退不得,彼進我退,便是自促,無論練架子、推手都忌直進直退。

(行功心解)說:「進退須有轉換」,便是說明不能直進直退的意思。例如「摟膝拗步」的進,必須兼帶左顧右盼的姿勢。「倒攆猴」的退,也是一樣要向左右轉換。其他一切進退的動作,都是如此;因為轉換便是以退為進,不是真退,真退就是敗了。所以古人拳譜有進、進也;退、亦進也的說法。

(紀效新書)上也說:「步步向前,天下無敵。」又說:「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這就是說:推手須練到觸覺十分敏銳,就是一片鳥毛、一個蒼蠅那樣輕微的東西,落到身上也要能察覺。不許它停留站腳,因為鳥毛不到平穩的地方是不能停留的;蒼蠅的腳不能站穩,是不收歛翅膀落下的。這是極力形容太極拳推手之輕靈,絕對不許對方借力的意思。這是推手最重要的理論根據。

又說:「人不知我,我獨知人。」這是推手極嫻熟後的境界。推手的作用,主要是鍛鍊觸覺,術語謂之「聽勁」。就是利用兩手,尤其是十指的羅紋探聽對方動作的意向和勁路;而我則處處意在敵先,使對方來不及防禦。河南縣陳家溝的陳鑫著有 (太極拳譜),關於推手的有兩句話說得最好:「神以知來,智以藏往。」神就是利用我手上的神經,探知對方的來勢再憑藉我的智慧,隱藏我的攻勢;這樣便到了「人不知我,我獨知人。」的境界。

又說:「單重則隨,雙重則滯。」這兩句話是練推手最要注意的,必須時時刻刻用實際行動去體驗它。若不認識這個理論,根本談不到會太極拳,祗停留在感性上的認識;不在推手上下幾年苦功,也還談不到隨機運用。這兩句話解釋起來,卻是極平常極容易瞭解的。前面說過:「身如車輪,腰如車軸」,試想車輪著地,哪有兩個重點?若有兩個,便推不動了。

所以(太極拳譜)上說:「無使有缺陷處,無使有凹凸處。」因有缺陷凹凸便不能圓,不圓就雙重了。有人解釋雙重說,兩腳同時著地.兩手同時打擊,是雙重;一腳一手是單重,這是極端錯誤的解釋。我們要知道單重、雙重不在形式,而在內容。太極拳只是軸心運動,找著了軸心所在,則觸處成圓,處處單重;找不到重心,則觸途成滯,處處雙重-豈但兩腳兩手,就是一個指頭,也免不了雙重。陳鑫的 (拳譜)上說得最好:「精練已極,極小亦圓。」凡圓皆有軸心,由軸心發出來的圓,便無缺陷出處;無凹凸處,那得有雙重?

又說:「粘即是走,走即是粘。」太極就是圈的中心點,向外半弧為陽,向內半弧為陰,陽的作用為攻,陰的作用為走為守;粘又是走的準備。所以下面緊接著說:「陰不離陽,陽不離陰,」又說:「陰陽相濟,方為懂勁。」所謂陰陽、粘、走、剛柔、粘、連者等等,都是攻守兩個動作代名詞,攻裡已有守,守裡已有攻,所以謂之相濟。認識了這個,便等於懂勁;在懂勁的基法上做功夫,才能做到愈練愈精。

又說:「本是捨己從人,多誤捨近求遠。」太極推手在隨機運化,本身不可有絲毫安排等待的心思,這就謂之捨己從人。也就是說要在本身確實做到圓活輕靈的步,才可以隨人粘走,毫無障礙。但是有許多人認捨己從人四字,以為要從對方研究來勢,早安排一個如何應付的心思,這便是捨近求遠了。

以上所標舉的,都是山右王宗岳所著 (太極拳經)中,屬於推手的理論。這是太極拳最高深、最精確的學理,非細心體驗,不能有得。

(十三勢行功心解)說:「發勁須沉著鬆淨,專主一方。」發勁須在推手時發勁練勁,才能沉著,才能鬆淨;又必須在沉著鬆淨的兩個條件下發出去的,才是內勁,不是拙力。專主一方四字,看去似很簡單,實際這裡面包含時間、地位、方向等三個要素,有一個不適合,便是沉著鬆淨的內勁,也發不乾脆。因此必須在推手的時候,一方面準備接受發勁,不走不化;一方面專心按規律發出去,練手既熟,方能一觸即發,發無不中。

打手歌說:「掤、[才履]、擠、按、須認真,上下相隨人難進。」掤、[才履]、擠、按是曲中求直的四個動作名稱。這四動作裡面包含了採、[才列]、肘、靠、進、退、顧、盼、定,九個動作。說掤、[才履]、擠、按須認真,就等於說十三勢須認真,十三勢歌第一句「十三勢勢莫輕視」,就是要勢勢認真的意思,能主宰於腰上下,自然相隨,能相隨即能化解對方的攻勢,因此說「人難追」。十三勢歌第二句「命意源頭在腰際」也就是這個意思。

又說:「引進落空合即出,拈連粘隨不丟頂。」隨著對方的來勢,引向空處,引到和我的出擊條件相合時,便行出擊。這引字有兩種意義,一是因勢利導,一是故露破綻,引他冒進。陳鑫 (拳譜)上說:「虛籠詐誘,祇為一轉。」所謂虛籠詐誘,就是引進落空,這轉字就是出擊。

此中前輩說:「推手祇在不丟不頂中討生活。」不丟是不脫離對方的手,不頂是不抵抗

對方的手,這中間包含拈、連、粘、隨四種動作。拈、粘是屬於不丟的,隨、連是屬於不頂的。就是說,對方進,我用連、隨;對方退,我用粘、拈。

這打手歌,雖是初步入門極簡單的法則,但不經口傳面授,那麼即使繪圖立說,千言萬語,也屬無益。所以十三勢歌有:「入門引路須口授,功夫無息法自脩」的說法。甚麼叫做法自脩呢?就是要依據上述的法則去自修,君不依法則,自修也是徒勞。平江李昌羅 (拳經)上說:「學而不練,負師之傳;練而無規,成藝之病。」可見練推手必須重視這個法則。

以上僅就社會上最流行,為一般愛好太極拳者所熟知的理論,加以簡單的解釋。因本人學識有限,所解未必正確,但敢肯定的向諸位同好者保證;沒有一句話不是秉承名師傳授,加以本人三十年實際體驗得來的。如今再將我實際體驗的所得作一個結論,再將我卅年中學習太極推手的經過,作一個簡單的敘述,以供愛好推手者的參考。

我們練習太極拳,為甚麼必須要練習推手呢?這個問題是很容易解答的,因為太極拳一百多個動作的實用價值,都得從推手中體驗出來。但是我們得認識推手不等於打架,也不等於其他武術的對打,切忌揪扭和不同的推打。

推手的方式,大略可分為四種類型,(一)單手定步,(二)雙手定步,(三)活步(九宮步),(四)大[才履]。單手定步的推法,現在練習的很少,認真說起來,初學入門的人,單推手是必要的。練法雖簡單,兩人都以單手一粘一走,然對於初步的聽勁,和增強腰腿功夫,是很有幫助的。

現在流行的是定步雙推手法,以上所舉有關推手的理論條文,都是屬於定步推手的。這種推法,是增長功夫的基本練習;太極拳的實用價值,必須在這種推手的方法上,打下堅強的基礎。初學入門,但求上下一致,進退轉動圓活,動作不妨稍快。進一步研究掤、[才履]、擠、按;你粘我走、我粘你走,便不能太快了。太快則粘走都不踏實,每一個動作都容易忽

略過去,跟找勁、聽勁的意義不符會了,這裡最緊要的訣竅有下列四點:

一要慢:不問是拈是走,都得寸寸節節找勁、聽勁,不輕易放過一分。

二要圓:雙手最忌走成直角,在在處處須保持弧形狀態。

三要定:這是定步推手法,祇許換步,不許走動。因推手的目的,是要在腰腿上打下堅強的基礎;對方來逼,只能用坐腿走腰的方法去化解他的來勢。習之既久,腰腿自有功夫。

四要近:凡找勁、聽勁鍛鍊腰腿功夫,都須逼近,才能切實。

活步推手:進兩步,退兩步,彼此不變方向,我方掤進一步,擠進一步,彼方[才履]退一步,按退一步。彼此周而復始,借此練習進退輕捷,惟須不變方向,才能逼出腰腿功夫。

大[才履]:進四步,退四步,彼此向四隅進退,我方掤進一步,肘進一步,擠進一步,靠近一步,彼方[才履]退三步,向我方後轉一步,這一步包括採、[才列]、按三個動作。因[才履]退三步,故名大[才履]。

無論是練習那種推手法,最忌不按規則和用力衝擊,並絕對不應有勝負觀念。

上面所集合各家有關推手的條文,雖各有其主要的意義,不相含混;我們學習推手和研究推手的人,似乎都應該深刻了解具體鑽研才對-實際這是不必要的。

我們只需認定一個條文去下手鑽研,這一條鑽通了,其他的條文都同時通了。這就是用力之久,一旦豁然貫通的道理。譬如一間房,本有幾個門可以出入,要進房的人,祇須走一個;不過這一個門卻是必要的.得不到這個門,是永遠無法進入這間房的。我們還要知道這幾個門,沒有高下好壞的分別,從東邊來的走東門,從西邊來的走西門,就各人所接近的走。

讀理論條文也是一樣,祇須認定那一條比較接近,容易體會,便從那一條下手鑽研。唯一要訣,就如獵犬追逐野獸,認定一頭,不得不捨。

我研究推手的經過

一九二三年在上海從陳微明先生初學太極拳,陳先生和他老師楊澄甫一樣,最喜用掤、擠兩勢進逼;但不發勁,使我停滯在一個通身不得勁的態勢中,既不能走,又不能化。這是我初學推手時感覺最難受的一個階段。

後來王潤生先生到了上海,我又從他練吳家的架子,我用陳先生掤、擠的方法進逼,他很容易的就把我的攻勢消滅了。經研究的結果,才知道我的觸覺太遲鈍了。他用意來逼,用勢來逼,本來極輕靈;我等感到不得勁時,便已失去重心,不能走、也不能化了。

我問王先生,吳鑑泉推手是如何進迫的?他說:「吳先生推手很少逼人的事;吳主化勁,其實發即是化,不能化便不能發;不過兩人的個性不同,所用的方式,也就跟著有區別了。」

一九二九年在北京,從許禹生先生學習推手。他的太極拳是從宋書銘學的,是宋遠橋的一派;專注意開合,配合呼吸。每一個動作,都要分析十三勢,尤其以中定為十三勢之母,一切動作都得由中定出發。他又注意黃百家著的 (內家拳)裡面的勤、緊、敢、勁、切五字訣;他說切字最關緊要。就是每個動作都須求得切合應用。所以他的推手最能運用架子中各種動作。可惜他那時主辦北京國術館兼辦北京體育學校,工作太忙,不能和我多說手法,介紹了劉恩綬先生專教我推手。

劉先生也是從宋書銘學過太極拳的。但他的推法,卻跟以上諸位先生不同:忽輕忽重,或長或短,每每使我連、隨不得,拈、粘不得。有時突然上提,我連腳跟都被提起,突然一撤,我便向前撲空。直到三個月以後,方漸漸成了習慣,不受誘惑了。我從前練過外家拳,有時候被逼急了,便用外家拳法出擊,他立即停止不推了。他說:推手是一種練習的方式,不是打架,不可有爭勝負的心理。若是較量勝負,則彼此形式不同,決沒有站住不動,等待人家攻擊的道理。

我當時聽了這番話,很是慚愧,深覺自己不應該在推手的時候,存著勝負的觀念,不按規則的去偷襲人家。就技術上說是犯規!就交際上說,是不禮貌!就品質上說是不道德!

一九三四年在長沙和一個同學推手,王潤生先生在旁邊看著,忽然說道:「你們推手怎麼全沒有開合呢?」我忙停手問道:「你從來教我推手,不曾說過開合,教我們到那裡去找開合呢?」他說:「拳譜上不是說了能開合然後能呼吸,能呼吸然後能靈活嗎?你自己不去找吧了。」我說:「我很久以前就懷疑那兩句話不通,甚麼是能開合然後能呼吸呢?不能呼吸不是死人嗎?」

王先生笑道:「恐怕是你自己不通吧?誰都有呼吸,是自然人的呼吸,不是藝人的呼吸;藝術不能配合呼吸,就是不能呼吸,這是最關緊要的。你看書上讚美藝人表演武藝總有面不改色,氣不發喘的兩句話。你們剛才推手推得發喘,就是不注意呼吸的緣故。」我說:「許禹生曾對我說練架子要有開合並配合呼吸,我當時忽略了,不曾追問應如何配合;更不知推手也要有開合,也要配合呼吸。」王先生說:「初學入門的時候,不能講這個動作,因為這動作太複雜了,不易體會,此刻卻非從開合呼吸著手下功夫不可了。」他隨即就架子中指示了幾個範例,如掤、擠為開,[才履]、按為合之類。我從此在練架子時找開合,找了幾天,自謂得了,練給王先生看;才做了一個攬雀尾,他便笑著說:「不應練了,開不成開,合不成合。」那時他手中拿著一把摺扇,一開一合的搖動著問道:「這個開合是怎樣產生的?」我說:「是由你的手產生的。」他搖頭指著扇把子的紐說道:「需要有這個東西才能開合。」隨又指著房門道:「就和這門需要有這個樞才能開合一樣。你沒有找到這個樞紐,當然開不成開,合不成合。」我問:「樞紐在那裡?」他說:「這是需要你自己去找的,我說給你聽沒用。」

我為這個樞扭,足足鬧了一個多月,把所有關於太極拳的理論讀得爛熟;結果恍然大悟,認定樞紐在腰。於是又從頭找開合,為要合拍,把架子許多銜接的地方變更了;後來覺得每一個動作之中有好幾個開合,都得配合呼吸;動作越來越細密,時間也越來越加長了。

這時因為王先生在湖南大學教課,不容易會面;直到半年以後,才遇著他,趕忙練給他看。他微笑點頭說:「雖不中,不遠矣。你但知道主宰於腰,卻忽略了〔命意源頭在腰際〕的際字,和〔刻刻留心在腰間〕的間字。你要知道這兩個字是太極拳的命脈所在,他就是太極拳名稱的來由;找不到這個,十三勢便找不到中定,更從何處體驗〔一動無有不動,一靜無有不靜〕的道理?不過這理論頗艱深,不容易直實體驗。若對初學的人說出來,不但無益,反招疑謗。所以古人不輕易傳給人,不是怕人知道,卻是怕人不知道。」

我當時聽了這番剴切的指示,感激得幾乎哭了出來。

以上所說的理論和經過,我覺得是民族形式體育運動中最保貴的文化遺產,應該把它公開出來。練太極拳的人很多,關於太極拳的著述也不少;專注於理論上,尤其在推手理論上做有系統發掘和研究工作、寫出文字供大家參考還很少。因此寫出這篇東西來,供愛好太極拳者研究參考。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留言列表 (37)

禁止留言
  • John Liu
  • 版主:好一句難學真太極!心有戚戚.
    文中談到倒攆猴,不知那是否要縮胯?
  • Dear John:看來Zee已經幫我回答了.關於胯的動作的名稱很不統一;有時很難理解到底何指.以倒攆猴來說,當後退到定勢時會有扣腳的動作;那應該是將胯內合帶動,縮胯是否是指這樣的動作呢?

    Jeff 於 2010/09/04 12:10 回覆

  • Zee
  • 小師弟:早啊!這篇文章說得很精要.我是學鄭子37式,匆匆都快20年了;單式的練習也是一種基本功;而且關切的緊,因為每一式鑽求進去,真的如文中所講,都有十三是呢.你不妨練幾式當作基本功,比如雲手.白鶴亮翅.摟膝拗步以及倒攆猴.幾個月下來一定會有體會的.
    你還真用心,每篇文章都不一樣且很貼切的配樂.
    對了,你學拳是從誰?
  • Dear Zee師姐:周末安好!沒有出遊散心嗎?
    我也正這麼想把幾個拳架單練做為基本功.希望能體悟出一些道理.

    我是全民運動中的"亂"動下學拳的;先是大陸簡化24式;再是教育部部訂版64式;又被教了詹德勝的13式;競賽套路42式.厲害吧?!

    後來覺得不足,到植物園跟陳修瑤老師學鄭子37式(外加陳氏混元架以及孫式);再來跟林清治老師學熊式111式與散手.推手.

    看來龐雜與多樣,不過我現在收心了;在教練場(一周只一天)只陪著大家走簡化24式和部訂版的64式.其餘在家時間,只練熊式和鄭子37式,以及勤練散手與推手.

    貪多嚼不爛!我開始把一些套路丟掉.

    Jeff 於 2010/09/04 13:05 回覆

  • Zee
  • 樓上的John兄:倒攆猴是退中求進; 所以勁是從後腿發.在曲臂後退時,兩胯根合而有一整勁; 大慨是你說的縮胯吧.
    不敢言專,相互交換意見!
  • Rick Chan
  • 開合是指胯的開合嗎?屢按為合,棚擠為開?有點搞不懂.版主可以開釋一下嗎?
  • Dear Rick:我也有點霧煞煞!在練習熊氏時屢案都會合胯.不過教拳的林清治老師對胯的講法很不以為然呢;他覺得拳經中只有講腰腿求之;胯的作用還是回到腰腿來看.

    Jeff 於 2010/09/04 12:26 回覆

  • Rick Chan
  • 版主:關於五禽之戲的心法以及功法,您可有進一步的看法呢?
  • Dear Rick:我碰到瓶頸了!俗言道:按摩導引術,易遇而難成.金丹大道法,難遇而易行.五禽之戲究竟應不是金丹大道;我是否該放棄從丹道思索之途來看五禽之戲?

    容我靜心思索一陣子吧.

    Jeff 於 2010/09/04 12:33 回覆

  • Bobee
  • 哇!這篇文太棒了。拳經,經他解說,比自己從文字上硬去推敲,清楚明白多了,收穫更勝花錢上課。版主能找出一個我出生年代即作古的前輩,將他學推手的腳印,一步一步,從朦朧不懂到半知半解再到豁然開朗的體驗,分享給後學者,有此機緣得此一文,深感受益匪淺,免得多走冤枉路,足感恩ㄟ!
  • Dear Bobee:陳老師不是說,書和文章要看越早人寫的才好嗎.

    Jeff 於 2010/09/04 18:21 回覆

  • Pinklady
  • 看來版主學拳是亂中取勝喔!
    我只會一套鄭子37式,多年前跟陶炳祥老師學的.
    現在教拳像賣商品,買家要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全民運動的太極拳像是在爭地盤,你的64式他的37式或更多.大家快速的開教練場,學拳二三年的便當教練教人.一開始就不太正確,要改則以百年身了.
    我深深可以體會你在文章中要一洩的喪氣之情,希望你能早日安下心,也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練習方法.
  • Dear Pinklady:慚愧!濫學充數.
    另師陶炳祥是一代大師,我現在從學的林清治老師對她老人家推崇無比.
    歡迎常來有教於我.

    Jeff 於 2010/09/04 18:26 回覆

  • Cao
  • 啊!我跟版主一 樣是在全民亂"動"中學拳的.入門引路需口授;我也不知道被口授的正確不.看了版主的前文;我也開始有"喪氣之情"了.
    現在台灣還有那種兼攻翰墨又有功夫的太極拳宗師嗎?哪可尋明(名)師?
  • Dear Cao:別喪氣!一起來研究,一起問道於人.

    Jeff 於 2010/09/04 18:27 回覆

  • Grace
  • 哈!好一個全民"亂"動,形容的還真傳神.

    聽朋友說你的部落格不錯看,特地上來拜讀一番;花了我一個多鐘頭.ㄣㄣ;真的不錯,五禽之戲的整理對大家應該很有幫助.

    看來您對台北縣的太極拳推廣不是很滿意喔.不過多數人在"亂"動中還是達到運動的基本需求了;就別太苛求了.文章中不是說:功夫無息法自修嗎?練拳還是得靠自己默識揣摩地.

    您散手練得如何了?周日散手班看您來了幾次就消失了;原來您到林清治老師那去學了.有空還是多回來相互練習喔.

    曾在教練跟您相處過的教練 祝您練拳自在自得
  • Dear Grace教練:好奇的貓死在鋼琴上了!還真猜不到您是哪一位呢.

    歡迎您上來指教!噓!別跟上面的人說喔!

    Jeff 於 2010/09/04 18:34 回覆

  • Grace
  • 漏打了一個字
    曾在教練班跟您相處過的教練 您練拳自在自得

    別好奇我是誰!
  • Zee
  • 小師弟:你學拳太雜了.其實套路多學於練功無益!

    學拳對我而言是一種養身養性;當年在南部上班,是跟王錦士老師學的.

    我動過大手術,從死亡邊緣掙扎過來;早上練一遍五禽之戲使我筋骨透徹伸展,走一.二遍拳架使我能養氣底蘊,一天的運動量夠我了.十數年來這樣的運動已成我生活的部分.養身,養性;使我過得很恬怡自得.

    給您一個想法,不要追求"競"字,養成一個"讓"字.你會從五禽和拳架裡得到拳理以及一種比較健康的生活態度.

    多言了!
  • Dear師姐:受教了!

    我會盡力改正,一個"讓"字千金難買!

    師姐現在身體可安?

    Jeff 於 2010/09/05 15:00 回覆

  • Xiao
  • 這個網站瀏覽有一陣子了;Zee和版主的對話深深的吸引我並好奇.

    我從Zee給版主的意見理收穫不小;願常見到妳們的理性又感性的對話.
  • Dear Xiao:煮茶論道的好友,又看見你了.
    您與Zee師姐有教於我,生平又幸!

    Jeff 於 2010/09/05 14:57 回覆

  • John Liu
  • Xiao的觀察還真是入微.
    請教一下Zee您跟往老師學拳,可有練習推手?聽說王老師的推手是一絕.
  • Dear John:跟您打聲招呼!

    Jeff 於 2010/09/05 14:58 回覆

  • Zee
  • Hi Xiao and John: 江湖秋水多,鴻雁幾時到? 與版主投緣,讓你們見笑了.

    我未學推手, 王老師確實是這一方面的好手.
  • Zee
  • 小師弟:目前身體無恙!
  • Zee師姐:那就好.活著健康比甚麼都寶貴.

    Jeff 於 2010/09/06 18:12 回覆

  • Rosa Chang
  • 可惜,雖然文章裡對練拳架和推手講的很懇切;但是什麼是腰間?腰際呢?實際在練拳架要怎樣呢?果然留下令人好奇的未完結篇.

    版主或其他網友可有高見啊!
  • Dear Rosa:我有蒐集幾篇文章是在談這個題目的;容我稍加整理好PO上來跟大家分香.

    Jeff 於 2010/09/06 18:14 回覆

  • Pinklady
  • 版主&Rick:幾天反覆看文章,我想向愷然說的開合以及呼吸不是指別的,而是指腰隙的開合.腰隙的呼吸.提供大家參考;但是要怎麼做到?法要自修,大家一起來研究研究.

  • Dear Pinklady:又看到你了;你的意見正是我這兩天想的.林清治老師在教我的時候,特別告訴我每天一定要練的基本動作,即,靠牆而立(腳跟與背貼牆)然後慢慢落胯尾閭下墜,吸氣,此時命門會脹開而貼牆;再緩緩起,吐氣,命門收.

    老師沒講那要幹嘛,只說那樣可以氣沉湧泉.我想應該就是腰隙的呼吸與開合.

    過兩天我把這些資料整理好PO上來大家分享.

    Jeff 於 2010/09/07 13:52 回覆

  • PInklady
  • Grace : 看來是同道.你應該與版主相識.借版主的地方說一說道理.

    全民"亂"動對太極拳的發展有甚麼好處?對學拳的能帶來真正的好處嗎?他們還不如去跑跑操場,練練團體操.運動效果依樣達到啊.

    我不是反對全民運動的推廣,但要有品質,拼人數,佔地盤;那就算了吧.
  • 要提升全民運動的品質必須要一套很好的體制,而不僅是追求人數的擴張.同時把競賽表演區分開來.

    這點我極為同意Pinklady.

    Jeff 於 2010/09/07 13:54 回覆

  • Pinklady
  • Dear Zee: 算來我們是同門,看你的文字總是徐徐緩緩帶淡雅.在這跟你哈囉一下.

    你對你的小師弟版主的"訓誨"還真是愛切責深呢.
  • 哈!Zee師姐真的是責切了.我正在改進中!

    Jeff 於 2010/09/07 14:04 回覆

  • Likert
  • 我是很同意Pinklady的意見地.在一班學校的教練場比手劃腳了2年多的拳;後來選擇到健身中心騎飛輪練瑜珈.那裡有專門教練指導練習.覺得受到的指導教正式和專業.

    現在覺得,太極拳這運動,多數人講的比較多,口沫橫飛的,真正會的人不多.一招半式走江湖唄!
  • Dear Likert:你的暱稱讓我想到李克特量表,那是評估問題的一種測驗方法設計.

    在廟小妖風大的文章中,我有轉貼一篇報導,傳統武術的發展真的需要一套好的體制與設計才能趕上時代.太極拳的推廣與教學充滿了主觀與非科學性.只是現在在位者似乎沒這樣的觀念;非常可惜!

    Jeff 於 2010/09/07 13:57 回覆

  • Nikita
  • 我反而要感恩全民"亂"動了,因為它,我認識佷多朋友,也因為它,我接觸太極拳,進而愛上太極拳,更愛練拳後流汗的感受.

    我是一個體質敏感的人,再加上雙臂有點肌肉萎縮,因而雙手常是冰涼的狀態,每回打完拳,雙手一樣冰冷,有時甚至比未打拳前還更冰,身體也不會發熱,也不流汗,我曾懷疑,我打的是太極操而非太極拳,今年的端午節,在一個偶然機會,看到一本關於太極拳的書,裡面洋洋灑灑寫了一推,我記不得了,唯一記得的,就是呼吸(我想,應該就像Yoga所說的腹式呼吸),於是我試著學習於打拳時,配合呼吸,慢慢的,雙手就不像以前這麼冰,而且會流汗了.對於太極拳,我是一個新手,在未看版主的文章前,我只是依著招式,從不曾多想,看了版主的文章,很佩服您的用心,我想我應該試著慢慢去體會,但好像有點難厚....
  • Dear Nikita:認識好朋友是非常快樂的事情.太極拳有一定的健身好處;但要掌握到真正的竅門確不容易.

    前面我跟Pinklady談到的基本功,應該對你有幫助.你試著先從我字面上的解釋做做看,每天先做20下看看,每周加一下,做到30下你會有不同的感覺.

    希望本周日還有空以及好天氣,到時或能當面講解與示範給你看.

    Jeff 於 2010/09/07 14:00 回覆

  • Nikita
  • 我會試著做看看,每次看您的部落格,心情都會佷好,很開心,還有,我笑點很低,我同事都以為我病情加重了,腦袋瓜愈來愈有問題了....哈...
  • Nikita:開心就好!

    Jeff 於 2010/09/07 23:15 回覆

  • Pinklady
  • 版主:您那基本功可是兩腳開立與肩同寬靠牆?

    是寶喔!以前老師講命意源頭在腰隙時就很納悶,練拳與命意源頭有甚麼關係.這些年來練拳時深深感受.

    感謝感謝!
  • Dear Pinklady:是,要兩腳開立與肩寬.

    今晚在植物園碰到你同門師兄喔!

    Jeff 於 2010/09/07 23:17 回覆

  • Zee
  • Hi~Pinklady:沒有訓悔的意思,只是看版主那麼想學好拳,將自己的心得分享,也分享給大家.

    那基本功很有意思,對入門的人有很大的幫助.即令打了十數年拳也是很好的練習.每個老師都有不同的心得和基本功的秘訣,記得祖師爺有談熊經一文,下次或可轉仔下來跟大家分享.
  • Zee師姐:期待呢!

    Jeff 於 2010/09/07 23:17 回覆

  • Zee
  • Nikita: 照中醫的講法,氣血不通會是那樣.練太極拳緩打慢練是曾功夫的方法.你現在會流汗,不會手腳冰冷,真是好現象.

    練拳的呼吸不要太刻意,腹式呼吸是一種說法.當你會用丹田(腰隙?命門?)呼吸時,自然就是腹式呼吸了.你會感到小腹有股暖暖的,那就對了.但首要的是,你能將肩.胸.腰放鬆道一定的程度.

    版主題共的基本功,我想應胎有鬆腰鬆命門的作用在內.試試看.
  • Nikita
  • 感謝Zee師姐,我會努力,只是說到"鬆",我好像自己不太能體會是否有做到.

    昨天晚上有做版主師兄講的基本功,只是.....奇怪了,我做下墜的動作時,會自然縮小腹,而且是吐氣,上升時,反而是吸氣,做了半天都一樣,唉!我實在笨的連基本功都做不好..嗚.....真傷心
  • Nikita:本周應該有機會再一起練五禽;屆時一起討論.

    Jeff 於 2010/09/08 20:03 回覆

  • Zee
  • Hi~Nikita:看來你很幸運友版主協助你了!

    來這居然收了好幾個小師妹,意外的收穫,多虧版主小師弟.
  • Nikita
  • Dear Zee師姐:
    是丫,Nikita真的是三生有幸,可以認識您及版主師兄,心中的感動與感激無法言諭,只怕資質駑鈍,辜負了大家.
    真的很感恩師姐及版主師兄....
  • H
  • ~~【插花】!



    太極拳的體是什麼?用又是什麼?~作者講著講著又將體用混為一談說「整個的體都是用,整個的用都是體」

    ~可是十三勢歌不是已經說:
    【若言體用何為準?意氣君來骨肉臣。】
    豈非定調:體(本體)就是意氣,而用(意氣發而為用)就是骨肉(招式)嗎。

    所以如果循作者言,練架子的時候是練「體」,那就是「練架子主要是練意氣」;要注意【變轉虛實須留意,氣遍身軀不稍滯】,所以這句就是練架子的要訣是嗎?

    而練推手既是練「用」,那練的就是「骨肉」招式,要注意【靜中觸動動猶靜,因敵變化示神奇】,所以這一句就是練推手的要訣了,是這樣嗎?

  • 已有眾多意見了,我就不再狗尾續貂

    Jeff 於 2010/09/13 13:10 回覆

  • Rick Chen
  • 體用二分是心魔!

    練推手的目的在檢視練拳架的正確與否,依此觀之當然是體用二分;但當回頭修正拳架再練之時,此刻體用哪右分?

    想想看,古時練太極拳者目的不是主在技擊?意氣君來骨肉臣不是分開講練拳架和推手, 而是講整個太極拳的化拿打,以意為旗,骨肉不自用力而聽心意的反應.

    其實這首歌訣的文學根基並不很好,又帶點搞神秘,但並不妨礙他對太極拳內含的幾點重要指導.

    純屬個人謬見!大家別圍剿我.
  • Rick : 所言極為懇切,受教!

    Jeff 於 2010/09/13 13:13 回覆

  • Zee
  • Rick~高見!

    可曾聽過練到"骨肉分離"的?(不是指親人意義的骨肉! )
  • Zee
  • H~其實拳架和推手何時變成兩橛?我並不清楚!揚澄浦是說過"太極拳以練習推手致用"一語.但這並非二者可截然分開.
    現代人練拳以養生為主(我就是其中之一),拳架就修到完全與技擊不相干的地步,這當然與推手就沒關聯了.
    現在大部分練拳的,尤其是那些比賽表演冠軍的,拳架打的美,鬆柔,但一到了推手便濁力盡出, 完全沒有沾黏連隨.這就真的是體用分家了.
    我是因身體殘弱,不能練推手!有點遺憾!

    正宗師有體用歌一首:

    ~~~不化自化,(不)走自走。足要(欲)向前先挫後,身似行雲。
    打手安用手,渾身是手,手非手,但願方寸隨時守所守~~

    大家參考參考!
  • Zee 師姐 : 一言說到我心坎裡去,對那些比賽冠軍的選手,我總是遠觀之,欣賞!但正如您所說,到了推手與散手時就不能領教了.

    有時納悶,那是太極拳嗎?

    Jeff 於 2010/09/13 13:17 回覆

  • Zee
  • 錯一字~~~~鄭宗師
  • Pinklady
  • 我同意Rick以及Zee的看法!
  • Pinklady : 再加同意一票

    Jeff 於 2010/09/13 13:08 回覆

  • H
  • 喔~~悟!悟!~Zee師姐與Rick的意思,我會牢記,以後真有機會接觸太極拳,一定念茲在茲!

    版主的夏蟲不可語冰,應該放在這裡對我說才對的啦~
  • 嘿嘿~~~那是我罵別人的話.

    Jeff 於 2010/09/13 13:07 回覆

  • H
  • 啊....罵別人?~~你這壞小子!!
  • alfredc
  • http://sites.google.com/site/tuwuyi/Home/lun_tui_shou

    這篇推手文章講的很有意思,推薦給大家參考。
  • Alfredc 那篇文章很有意思,我也推薦給本版的朋友們閱讀.

    談到推手是給有閒有錢人娛樂用的,誠不假!不過對其文章中的觀點仍有一小部分不表認同;因為練習推手本來就不是為了實戰的演練,而是檢驗拳架,以及練習聽勁的方法.所以說練了推手就與別人實戰,那只能說他根本不是太極拳的高手;半瓶醋而已.

    太極拳的實戰功夫有其一定的訓練方法,可惜現在已很少人會,更別說教人了.而文章中說現在的太極拳花拳繡腿,其實與太極拳一點關係也沒,這點我深有同感.

    感謝你的文章推薦.

    Jeff 於 2010/11/20 08:42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