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寫於2011/03/05修訂於2014/05/18歡迎引用請註明出處

「大鵬展翅」是五禽戲的第三戲,又名「白鶴亮翅」,對人身體的功用是;雙上理三焦、調理脾胃、雙下蠕其六臟、肩動玄關、功在引挽腰體、動諸關節。而功架動作取形的要點是;旋肩轉胯,橫張肺葉,鉤掌活其腕尺,仰天揉其鹿頸,抱膝蹲身熊蠕臟腑。(以上摘自張鏡影先生五禽戲綱要遺稿)

很特別的是,對身體功用的對治僅在本戲中出現「玄關」一詞,玄關究竟何指?相對應的功架如何才能「動」玄關?這是本文的討論重點。

「大鵬展翅」一戲的功架動作並無前後之演變,僅個人演示的風格的差異;所以就張鏡影先生所留錄影,程家鼎以及熊岫雲二位先生書中所載均無二致。唯郭廷獻先生於1990年所著之《華陀五禽之戲圖解》將原有對稱性的功架簡略,並刪除此戲前後接引的丹鳳朝陽,同時將部分七字為訣的功架拆解以便於教學。被刪除的丹鳳朝陽在前文中已經討論過了,各位讀者可依循參考。

如下影片彙整,包括張鏡影先生、郭廷獻先生以及不同團體的大鵬展翅一戲的演示(不同團體的演示取自2006年張鏡影先生紀念大會上的表演集錦)

   

l第三戲最後的兩個動作(鹿旋左盤、白鶴拗步),因是深度盤腿並不適合年歲稍長或膝關節有點問題的人做,故我們的詮釋是借用太乙遊龍功的回身射箭取代之。

 

l據張鏡影先生早年的學生講述,這套五禽戲許多功架是仿雞的動作,本戲的核心動作群組從金雞獨立到熊運肩胯,其俯仰轉換間仿生動作極其顯著。此外,部分功架有反轉關節的運動,比如:鹿仰回顧,因此做反關節活動時,宜有擰裹纏繞,使手臂的經絡獲得深度的伸展鬆放。 

l 試論「肩動玄關」

為便於部落格文章閱讀的特性,我將省略考證引據部分而以簡略、易懂的方式來討論此節。

1. 何謂「玄關」

按道家煉養派傳統觀點,認為只有修「玄關」才是正道。一旦玄關得手,則丹基已立,向上修持,自可頭頭是道。是以,「玄關」道家稱之為「玄妙機關」。道家南宗二祖石杏林曰:『一孔玄關竅,三關要路頭。忽然輕運動,神水自然流。』。

「玄關」亦為佛教專有術語,為出入玄旨之關門,所以開悟亦稱開「玄關」。頭陀寺碑曰玄關幽鍵,感而遂通。』;碧岩八十八則垂示曰︰當機敲點,擊碎金鎖玄關。

2.    何處是「玄關」?約要整理如後;

a.臍後腎前 依據《道法會元》卷八十四《歸一密語》所指的「玄關」位置是大約在臍後腎前。又捲八十四《瓊山紫清真人答隱芝書》說:臍之後,腎之前,小腸之左,大腸之右,正在中間,空閒一穴,陽舒陰翳,本無正形,意到即開,開闔有時,故曰:天地之根,結丹之處。這裡明確了"意到即開",更突出了一個""。

b.下丹田 《道樞》卷七釋《黃庭篇》稱:下丹田者,下關元也,其命曰命關,曰金關,曰玄關,曰生死關。

c.修道之士入靜至虛無境界,萬念俱寂之時即是玄關 《性命圭旨》:空洞無涯是玄竅,知而不守是功夫。若有一念,便不能親證玄關。李涵虛《道竅談》與此說同,玄關一竅,自虛無中來,不居於五臟、肢體間,今以其名而言,此關為玄妙機關,故曰玄關。

d.在"中"字上體會玄關  李道純《中和集》卷三說:以心觀道,道即心也;以道觀心,心即道也。所以玄關聖人只書一中字示人,此中字玄關明矣。…所謂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四維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不思善,不思惡,正憑磨時,那個是自己本來面目,此禪家所說的中;儒家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此儒家所說的中;道家念頭不起處,謂之中,此道家所說的中。

約要而言,「玄關」於身理結構上並無確切之相對位置;於心理、意識上,則強調無我是真我的一種狀態。在李道存《中和集》卷二中,以漸法三乘為例:說下乘以"腎前臍後為玄關",中乘以"泥丸為玄關",上乘以"天心為玄關",最上一乘以"中為玄關";此或可暫作「玄關」何處的總結。

3.    五禽戲裡「肩動玄關」的意義

「肩動」二字很難正解,是以我暫從「動玄關」一語切入,而「動玄關」是一倒裝語,即,「玄關動」。玄關如何動?李道存在《中和集》是這樣看的:

『玄關一竅者,至玄至要之機。關者,非印堂、非腦門、非肚臍、非膀胱、非兩腎、非腎前臍後,上至頂門,下至腳跟,四大一身,才一處,便不是玄關。但亦不可離開一身,向外尋求,故前人只用一中字示人,只此「中」字便是也。中,念頭不起處便是中;如一木偶人,手足百動,非其自動,是線繩牽繫而動,雖是線繩所作,關鍵還是底部操縱之人作用。在這裡,木偶人比作人之一身,線繩比作玄關。操縱木偶之人比作主人公。一身手舉足動,非手足動,是玄關使之動,雖然玄關動,是主人公使教玄關動。其理即斯。』

誰是操縱木偶的主人?是念頭不起處的“神”與“意”,“神”與“意”不被我念所遮蔽而現作用於身體則玄關動。依此,玄關非身體實際之某一處或一點,而是起作用時的狀態。

張鏡影先生五禽綱要遺稿裡的心法有云;「虛心實腹、強筋弱骨」之虛心之意正是此說。虛心,即行功要心靜而無雜念至而忘我(念頭不起),功架之行走是隨“神”與“意”。

然,上述之說是五禽戲功架行功整體的心法要訣,為何偏將「動玄關」放在大鵬展翅一戲?本戲中有無關鍵功架是「玄關」之動的機關?

若說有,則著於形體;若說沒有,則遺稿所云豈非是假?

而李道存所言『只這動處,便是玄關也。』,若落於形體行功走勢,細究即在金雞獨立/起身金雞右(左)獨立之後續動作的契動,此契動不僅是由靜立姿勢轉為動勢的體態,而是“神”與“意”的動,於此已難用文字表達,當要用身體親證,個人也僅能點到此處。

就五禽戲五戲全部功架觀之,唯在此處有由動歸靜再起動的設計安排,是以在綱要遺稿特點出「動玄關」一語並非無的放矢。然就廣義層面,五禽戲並非僅此一戲追求玄關之動,整套五禽依綱要遺稿心法,皆是求「只這動處」便玄關的境界。

如下是個人對大鵬展翅一戲的詮釋:

   

如下是近期演示正面示範的影片:

 

如下是側面示範的影片:

    

, , , , , , , , , , ,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