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豐(武禹襄) 太極拳經

一舉動周身俱要輕靈,尤須貫串。氣宜鼓盪,神宜內斂,無使有缺陷處,無使有凹凸處,無使有斷續處。其根在腳,發於腿,主宰於腰,行於手指,由腳而腿而腰,總須完整一氣,向前退後,乃能得機得勢。有不得機得勢處,身便散亂,其病必於腰腿求之,上下前後左右皆然。凡此皆是意,不在外面,有上即有下,有前則有後,有左則有右。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若將物掀起而加以挫之之力。斯其根自斷,乃攘/壞之速而無疑。虛實宜分清楚,一處有一處虛實,處處總此一虛實,周身節節貫串,無令絲毫間斷耳。

(歸)山右 王宗岳著

一、太極拳論(亦有人稱此文為太極拳經)

太極者。無極而生。(動靜之機。)陰陽之母也。動之則分。靜之則合。無過不及。隨曲就伸。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雖變化萬端。而理唯/為一貫。

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然非用/功力之久。不能豁然貫通焉。虛領頂勁。氣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隱忽現。左重則左虛。右重則右杳。仰之則彌高。俯之則彌深。進之則愈長。退之則愈促。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獨知人。英雄所向無敵。蓋皆由此而及也。

斯技旁門甚多。雖勢有區別。概不外乎壯欺弱。慢讓快耳。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皆是先天自然之能。非關學力而有為也。察四兩撥千斤之句。顯非力勝。觀耄耋能禦眾之形。快何能為。立如平/秤準。活似車輪。偏沉則隨。雙重則滯。每見數年純功。不能運化者。率皆自為人制。雙重之病未悟耳。欲避此病。須知陰陽。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方為懂勁。懂勁後。愈練愈精。默識揣摩。漸至從心所欲。本是舍己從人。多誤舍近求遠。所謂差之毫厘。謬之千里。學者不可不詳辨焉。是為論。

二、太極拳釋名(十三勢)

長拳者,如長江大海,滔滔不絕。十三勢者,掤,履,擠,按,採,列,肘,靠,此八卦也。進步,退步,左顧,右盼,中定,此五行也。合而言之曰十三勢者。掤履擠按,即,四方也。採挒肘靠,即,四斜角也。進退顧盼定,即

三、打手歌

掤捋擠按須認真,上下相隨人難進。任他巨力來打我,牽動 四兩 撥千斤。引進落空合即出,粘連黏隨不丟頂。

四、十三勢歌

十三總勢莫輕識,命意源頭在腰隙;變轉虛實須留意,氣遍身軀不梢滯。
靜中觸動動猶靜,因敵變化是神奇;勢勢存心揆用意,得來不覺費工夫。
刻刻留意在腰間,腹內鬆靜氣騰然;尾閭中正神貫頂,滿身輕利頂頭懸。
仔細留心向推求,屈伸開合聽自由;入門引路須口授,功夫無息法自休。
若言體用何為準,意氣君來骨肉臣;詳推用意終何在,益壽延年不老春。
歌兮歌兮百四十,字字真切義無疑;若不向此推求去,枉費工夫遺歎惜。

武禹襄 十三勢行功心解

以心行氣,務令沈著,乃能收斂入骨。以氣運身,務令順遂,乃能便利從心。精神能提得起,則無遲重之虞,所謂頂頭懸也。意氣須換得靈,乃有圓活之趣,所謂變轉虛實也。發勁須沉著鬆淨,專主一方。立身須中正安舒,支撐八面。

行氣如九曲珠,無往不利(或無微不利)。運勁如百鍊鋼,何堅不摧。形如搏兔之鶻,神如捕鼠之貓。靜如山嶽,動若江河。蓄勁如開弓,發勁如放箭。曲中求直,蓄而後發。力由脊發,步隨身換。收即是放,連而不斷。往復須有摺疊,進退須有轉換。極柔軟,然後極堅剛;能呼吸,然後能靈活。氣以直養而無害,勁以曲蓄而有餘。心為令,氣為旗,腰為纛。先求開展,後求緊湊,乃可臻於縝密矣。

又曰:彼不動,己不動;彼微動,己先動。似鬆非鬆,將展未展,勁斷意不斷。

又曰:先在心,後在身;腹鬆淨,氣斂入骨,神舒體靜,刻刻在心。切記一動無有不動,一靜無有不靜。牽動往來氣貼背,而斂入脊骨。內固精神,外示安逸。邁步如貓行,運勁如抽絲。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氣,在氣則滯。有氣者無力,養氣者純剛。氣如車輪,腰似車軸。

李亦畬 一、五字訣(陳微明註)

一、心      心不靜則不專一。一舉手。前後左右。全無定向。起初舉動。未能由已。要悉心體認。隨人所動。隨屈就伸。不丟不頂。勿自伸縮。彼有力。我亦有力。我力在先。彼無力。我亦有力。我意仍在先。(按此數語。略有語病。應云無論彼有力無力。我之意總在彼先。)要刻刻留心。挨何處。心要用在何處。須向不丟不頂中討消息。從此做去。一年半載。便能施于身。此全是用意不是用勁。久之則人為我制。我不為人制矣。
 

二、身      身滯則進退不能自如。故要身靈。舉手不可有呆像。彼之力方礙我皮毛。我之意已入彼骨裏。兩手支撐。一氣貫穿。左重則左虛而右已去。右重則右虛左已去。氣如車輪。週身俱要相隨。有不相隨處。身便散亂。便不得力。其病於腰腿求之。先以心使身。從人不從己。後身能從心。由已仍從人。由已則滯。從人則活。能從人。手上便有分寸。秤彼勁之大小分厘不錯。權彼來之長短毫髮無差。前進後退。處處恰合。工彌久而技彌精。
 

三、氣      氣勢散漫。便無含蓄。身易散亂。務使氣斂入骨。呼吸通靈。周身罔間。吸為合為蓄。呼為開為發。(按先天之呼吸之體。吸開呼合。後天呼吸之用。吸合呼開。蓋吸則自然提得起亦拏得人起。呼則自然沉得下亦放得人出。此是以意運氣非以力運氣也。
 

四、勁       一身之勁。練成一家。分清虛實。發勁要有根源。勁起於腳跟。主宰於腰。形於手指。發於脊背。又要提起全副精神。於彼勁將出未發之際我勁已接入彼勁。恰好不後不先。如皮燃火。如泉湧出。前進後退。無絲毫散亂。曲中求直。蓄而後發。方能隨手奏效。此謂借力打人。四兩撥千金也。
 

五、神  聚    上四者俱備。總歸神聚。神聚則一氣鼓鑄。練氣歸神。氣勢騰挪。精神貫注。開合有數。虛實清楚。左虛則右實。右虛則左實。(按此係指自身之虛實而言。)虛非全然無力。(按此力字改作意字佳。)氣勢要有騰挪。實非全然占煞。精神要貴貫注。力從人借。氣由脊發。胡能氣由脊發。氣向下沉。由兩肩收入脊骨。注於腰間。此氣之由上而下也。謂之合。由腰形於脊骨。布於兩膊。施於手指。此氣之由下而上也。謂之開。合便是收。開便是放。能懂得開合。便知陰陽。到此地位。工用一日。技精一日。漸至從心所欲。罔不如意矣。尚有撒放密訣四句。一日擎。擎開彼身借彼力。(中有靈字。)二日引。引到身前勁始蓄。(中有斂字。)三日鬆。鬆開我勁勿使屈。(中有靜字。)四日放。放時腰腳認端的。(中有整字。)以上乃李亦畬先生所傳。亦甚精要

二、走架打手行功要訣

昔人云:「能引進落空,能四兩撥千斤;不能引進落空,不能四兩撥千斤。」語甚概括。初學末由領悟,予加數語以解之。俾有志斯技者,得所從入,庶日進有功矣!

欲要引進落空,四兩撥千斤,先要知己知彼;欲要知己知彼,先要捨己從人;欲要捨己從人,先要得機得勢;欲要得機得勢,先要周身一家;欲要周身一家,先要周身無有缺陷;欲要周身無有缺陷,先要神氣鼓盪;欲要神氣鼓盪,先要提起精神,神不外散;欲要神不外散,先要神氣收斂入骨;欲要神氣收斂入骨,先要兩股前節有力,兩肩松開,氣向下沉。勁起於腳根,變換在腿,含蓄在胸,運動在兩肩,主宰在腰。上於兩膊相繫,下於兩胯、兩腿相隨。勁由內換,收便是合,放即是開。靜則俱靜。靜是合,合中寓開;動則俱動,動是開,開中寓合。觸之則旋轉自如,無不得力,才能引進落空,四兩撥千斤。

平日走架,是知己工夫。一動勢,先問自已:周身合上數項不合?少有不合,即速改換。走架所以要慢,不要快。打手,是知人工夫。動靜固是知人,仍是問己。自己要安排得好,人一挨我,我不動彼絲毫,趁勢而入,接定彼勁,彼自跌出。如自己有不得力處,便是雙重未化,要於陰陽開合中求之,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也!

胞弟啟軒嘗以毬譬之:如置毬於平坦,人莫可攀躋,強臨其上,向前用力——後跌,向後用力,前跌。譬喻甚明,細揣其理,非「捨己從人」、「一身一家」之明證乎?得此一譬,「引進落空」、「四兩撥千金」之理,可盡人而明矣!

三、撒放密訣 

擎 擎起彼身借彼力(中有『靈』字),
引 引到身前欣始蓄(中有『歛』字);
鬆 鬆開我欣勿使屈(中有『靜』字),
放 放時腰腳認端的(中有『整』字)。
擎、引、鬆、放四字,有四不能:腳手不隨者不能,身法散亂者不能,一身不成一家者不能,精神不團聚者不能。欲臻此境,須避此病;不然,雖終身由之,究莫明其精妙矣!

四、敷字訣解 

「敷」,所謂「一言以蔽之」也。人有不習此技而獲聞此訣者,無心而白於余。始而不解,及詳味之,乃知「敷」者,包獲周匝,「人不知我,我獨知人」。氣雖尚在自己骨裏,而意恰在彼皮裏膜外之間所謂「氣未到而意已吞」也。妙絕!妙絕!

楊澄浦 太極拳十要

一、虛靈頂勁 頂勁者,頭容正直,神貫於頂也。不可用力,用力則項強,氣血不能通流,須有虛靈自然之意。非有虛靈頂勁,則精神不能提起也。

二、含胸拔背 含胸者,胸略內涵,使氣沈於丹田也。胸忌挺出,挺出則氣擁胸際,上重下輕,腳跟易於浮起。拔背者,氣貼於背也,能含胸則自能拔背,能拔背則能力由脊發,所向無敵也。

三、鬆腰 腰為一身之主宰,能鬆腰然後兩足有力,下盤穩固。虛實變化皆由腰轉動,故曰:「命意源頭在腰際」,有不得力,必於腰腿求之也。

四、分虛實 太極拳術以分虛實為第一義,如全身皆坐在右腿,則右腿為實,左腿為虛,全身皆坐在左腿,則左腿為實,右腿為虛。虛實能分,而後轉動輕靈,毫不費力,如不能分,則邁步重滯,自立不穩,而易為人所牽動。

五、沈肩墜肘 沈肩者,肩鬆開下垂也,若不能鬆垂,兩肩端起,則氣亦隨之而上,全身皆不得力矣。墜肘者,肘往下鬆墜之意,肘若懸起,則肩不能沈,放人不遠,近於外家之斷勁矣。

六、用意不用力 太極論云:「此全是用意不用力」,練太極拳全身鬆開,不使有分毫之拙勁,以留滯於筋骨血脈之間,以自縛束,然後能輕靈變化,圓轉自如。或疑不用力,何以能長力,蓋人身之有經絡,如地之有溝洫,溝洫不塞而水行,經絡不閉而氣通。如渾身僵勁,充滿經絡,氣血停滯,轉動不靈,牽一髮而全身動矣。若不用力而用意,意之所至,氣即至焉,如是氣血流注,日日貫輸,周流全身,無時停滯,久久練習,則得真正內勁,即太極論中所云:「極柔軟,然後能極堅剛」也。太極功夫純熟之人,臂膊如綿裹鐵,份量極沈,練外家拳者,用力則顯有力,不用力時,則甚輕浮,可見其力乃外勁浮面之勁也,外家之力,最易引動,不足尚也。

七、上下相隨 上下相隨者,即太極論中所云:「其根在腳,發於腿,主宰於腰,形於手指,由腳而腿而腰,總須完整一氣也」。手動腰動足動,眼神亦隨之動,如是方可謂之上下相隨,有一不動,即散亂也。

八、內外相合 太極拳所練在神,故云:「神為主帥,身為驅使」,精神能提得起,自然舉動輕靈。架子不外虛實開合,所謂開者,不但手足開,心意亦與之俱開,所謂合者,不但手足合,心意亦與之俱合,能內外合為一氣,則渾然無間矣。

九、相連不斷 外家拳術,其勁乃後天之拙勁,故有起有止,有續有斷,舊力巳盡,新力未生,此時最易為人所乘。太極用意不用力,自始至終,綿綿不斷,週而復始,循環無窮,原論所謂:「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又曰:「運勁如抽絲」,皆言其貫串一氣也。

十、動中求靜 外家拳術,以跳躑為能,用盡氣力,故練習之後,無不喘氣者。太極以靜御動,雖動猶靜,故練架子愈慢愈好,慢則呼吸深長,氣沈丹田,自無血脈僨張之弊。學者細心體會,庶可得其意焉

陳王庭(1600~1680) 拳經總歌

縱放屈伸人莫知,諸靠纏繞我皆依。

劈打推壓得進步,搬撂橫採也難敵。

鉤掤逼攬人人曉,閃驚巧取有誰知。

佯輸詐走誰雲敗,引誘回衝致勝歸。

滾拴搭掃靈微妙,橫直劈砍奇更奇。

截進遮攔穿心肘,迎風接步紅砲捶。

二換掃壓掛面腳,左右邊簪莊跟腿。

截前壓後無縫鎖,聲東擊西要熟識。

上籠下提君須記,進攻退閃莫遲遲。

藏頭蓋面天下有,攢心剁脅世間稀。

教師不識此中理,難將武藝論高低。

 

陳鑫(1849~1929) 太極拳圖說摘錄

自序

古人云:「莫為之前,雖美而弗彰,莫為之後,雖盛而弗傳」,此傳與受之兩相資者也。我陳氏自陳國支流山左派,衍河南始於河內而卜居,繼於蘇封而定宅。明洪武七年,始祖諱卜,耕讀之餘,而以陰陽開合運轉週身者,教子孫以消化飲食之法,理根太極,故名曰「太極拳」。傳十三氏,至我曾祖諱公兆,文兼武備。再傳至我祖諱有恆,與我叔祖諱有本。我叔祖學業湛深,屢薦未中,終成稟貢。技藝精美,出類拔萃,天下智勇未有尚之者也。於是以拳術傳之我先大人諱仲牲,與我先叔大人諱季牲。我先大人與我先叔大人同乳而生,兄弟齊名,終生無怠,詣臻神化。倘非有先達傳之於前,雖有後生,安能述之於後也。我先大人命我先兄諱垚習武,命愚習文。習武者武有可觀,習文者文無所就,是誠予之罪也。夫所可幸者,少小侍側,耳聞目見,薰蒸日久,竊於是藝管窺一斑。雖未通法華三昧,而於是藝僅得枝葉,其中妙理循環,亦時覺有趣。迄今老大,已七十有餘矣,苟不即吾之一知半解傳述於後,不且又加一辜哉。愚今者既恐時序遷流,迫不及待,又恐分門別戶,失我真傳,所以課讀餘瑕,急力顯微闡幽,纖悉畢陳。自光緒戊申以至民國己未,十有二年,其書始成,又急繕寫簡冊,雖六月盛暑,不敢懈也。說中所言,吾不知於前人立法之意有合萬一否,而要於先大人六十年之攻苦,庶不至淹沒不彰也。亦不至以祖宗十六世之家傳,至我身而斷絕也。愚無學問,語言之間不能道以風雅,而第以淺言俗語聊寫大意。人茍不以齊東野語唾而棄之,則由升堂以至入室,上可為國家禦賊寇,下可為筋骨強精神。庶寶塔圓光世世相傳而弗替,豈不善哉。是書傳之於家則可,傳之於世,恐貽方家之一笑。

民國八年歲次己未九月九日書於木欒店訓蒙學舍陳鑫序

 

總論

純陰無陽是軟手,純陽無陰是硬手。

一陰九陽根頭棍,二陰八陽是散手。

三陰七陽猶覺硬,四陰六陽顯好手。

惟有五陰並五陽,陰陽無偏稱妙手。

妙手一著一太極,空空跡化歸烏有。

每一勢拳,往往數千言不能罄其妙,一經現身說法,甚覺容易,所難者工夫,尤難者長久工夫,諺有曰:「拳打萬遍,神理自現」,信然。

 

太極拳經論

自古渾囤之後,一畫初開,一陰陽而已。天地此陰陽,萬物亦此陰陽,惟聖人能葆此陰陽。以理御氣,以氣行理,施之於人倫日用之間,以致仰不愧天,俯不怍人,而為天地之至人。耍手亦是以理為主,以氣行之,其功用與聖賢同。但聖賢者所行者全體,此不過全體中之一端耳,烏足貴。

雖然,由一端以恆其功,亦未始不可以即一端以窺其全體。所以,平素要得以敬為主,臨場更得恭敬。平素要先養氣,臨場更要順氣而行。勿使有惰氣參,勿使有逆氣橫。至於用力之久,而一旦機趣橫生,妙理悉現,萬殊一本,豁然貫通焉,不亦快哉。今之學者,未用功而先期效,稍用力而即期成。其如孔子所謂「先難後獲」何。

問,功夫何以用,必如孟子所謂「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長也」而後可。理不明,延名師。路不清,訪良友。理明路清而猶未能,再加終日乾乾之功,進而不止,日久自到。

問,得幾時,小成則三年,大成則九年。至九年之候,可以觀矣。抑至九年之候,自然欲罷不能,蒸蒸日上,終身無住足之地矣。

神手復起,不易吾言矣,躁心者其勉諸。

 

太極拳經譜

太極兩儀,天地陰陽,闔辟動靜,柔之與剛。

屈伸往來,進退存亡,一開一合,有變有常。

虛實兼到,忽見忽藏,健順參半,引進精詳。

或收或放,忽弛忽張,錯綜變化,欲抑先揚。

必先有事,勿助勿忘,真積力久,質而彌光。

盈虛有象,出入無方,神以知來,智以藏往。

賓主分明,中道皇皇,經權互用,補短截長。

神龍變化,疇測汪洋,沿路纏綿,靜運無慌。

肌膚骨節,處處開張,不先不後,迎送相當。

前後左右,上下四旁,轉接靈敏,繞急相將。

高擎低取,如願相償,不滯於跡,不涉於虛。

至誠運動,擒縱由余,天機活潑,浩氣流行。

佯輸詐敗,制勝權衡,順來逆往,令彼莫測。

因時制宜,中藏妙訣,上行下打,斷不可偏。

聲東擊西,左右威宣,寒往暑來,誰識其端。

千古一日,至理循環,上下相隨,不可空談。

循序漸進,仔細研究,人能受苦,終躋渾然。

至疾至迅,纏繞迴旋,離形得似,何非月圓。

精練已極,極小亦圈,日中則昃,月滿則虧。

敵如詐誘,不可緊追,若踰界限,勢難轉回。

況一失勢,雖悔何追,我守我疆,不卑不亢。

九折羊腸,不可稍讓,如讓他人,人立我跌。

急與爭鋒,能上莫下,多佔一分,我據形勢。

一夫當關,萬人失勇,拈連粘隨,會神聚精。

運我虛靈,彌加整重,細膩熨帖,中權後勁。

虛籠詐誘,祇為一轉,來脈得勢,轉關何難。

實中有虛,人己相參,虛中有實,孰測機關。

不遮不架,不頂不延,不軟不硬,不脫不沾,

突如其來,人莫知其所以然,跌翻絕妙,靈境難以言傳。

試一形容,手中有權:

宜輕則輕,斟酌無偏,宜重則重,如虎下山。

引視彼來,進由我去,來宜聽真,去貴神速。

一窺其勢,一覘其隙,有隙可乘,不敢不入。

失此機會,恐難再得,一點靈境,為君指出。

至於身法,原無一定,無定有定,在人自用。

橫豎顛倒,立坐臥挺,前俯後仰,奇正相生。

迴旋倚側,攢躍皆中,千變萬化,難繪其形。

氣不離理,一言可罄,開合虛實,即為拳經。

用力日久,豁然貫通,日新不已,自臻神聖。

渾然無跡,妙手空空,若有鬼神,助我虛靈。

豈知我心,祇守一敬。

 

太極拳權論

天地一大運動也。星辰日月垂像於天,雷雨風雲施澤於地,以及春夏秋冬遞運不已,一晝一夜循環無窮者,此天地之大運動也。

聖人一大運動也。區劃井田以養民生,興立學校以全民性,以及水旱盜賊治理有方,鰥寡孤獨補助有法,此聖人之大運動也。

至於人之一身,獨無運動乎。秉天地元氣以生,萬物皆備於我,得聖人教化以立,人人各保其天。因而以陰陽五行得於有生之初者,為一身運動之本。於是,苦心志,勞筋骨,使動靜相生,闔闢互見,以至進退存亡,及窮其變,此吾身自有之運動也。

向使海內同胞,人人簡練揣摩,不惰躬修,萬象森列,呈現法象。又能平心靜氣,涵養功夫,今太極本體心領神會,豁然貫通,將見理明法備,受益無窮。在我則精神強健,可久天年。在國則盜寇蕩除,可守疆域。內外實用,兩不蹈空。熙熙皞皞,永慶昇平,豈不快哉。運動之為用,大矣哉。

雖然,猶有進。蓋有行之運動,未若無形運動之為愈。而無形之運動,尤不若不運動,自運動者之為神。運動至此,亦神乎運動矣。則其運動之功,既與聖人同體,又與天地合德。渾渾穆穆,全泯跡象。亦以吾身還吾心之太極焉已耳,亦即以吾心之太極,還太極之太極焉已耳。豈復別有作用哉。妙矣哉,太極之為太極也。神矣哉,太極之為太極也。

余妄以臆見,聊書數語,以冠其端,殊令方家之一笑雲。

 

太極拳拳譜

中氣貫足,精神百倍,臨陣交戰,切忌先進。

如不得已,淺嘗帶引,靜以待動,堅我壁壘。

堂堂之陣,整整之旗,有備無患,讓彼偷營。

一引一進,奇正相生,佯輸詐敗,反敗為攻。

一引即進,轉進如風,進至七分,疾速停頓。

兵行詭計,嚴防後侵,前後左右,俱要留心。

進步莫遲,不直不遂,足隨手運,圓轉如神。

忽上忽下,或順或逆,日光普照,不落邊際。

我進擊人,令其不防,彼若能防,必非妙方。

大將臨敵,無處不慎,任他圍繞,一齊並進。

斬將搴旗,霸王之真,太極至理,一言難盡。

陰陽變化,存乎其人,稍涉虛偽,妙理難尋。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