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禽戲已討論完畢,請按分類依次觀看~謝謝~

image.php.jpg 蔣勳著 台北遠流出版 2009

現在的小朋友還有在寫毛筆字嗎?

=============================

蔣勳談漢字的起源與書寫的美學-漢字書法之美 

漢字的美,彷彿是通過五千年歲月在天地間的各式書寫:可刻,可畫,可歌,可舞......

如水波跌宕,如簷牙高啄,如飛鳥雙翼翱翔,筆鋒隨書寫者情緒流走。書法是舞蹈,是音樂,是心情的節奏,是審美的符號。

書法是呼吸,是養生,是身體的運動,是性情的表達,是做人處事的學習,是安定保佑的力量,是生活現實裡的記憶,是還原到初寫自己名字時的認真......

=============================

我練毛筆字是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那一定是手臉都是墨漬的一堂課。印象中,從沒拿過甲的評分;有幾次老師在幾個字的邊角用紅筆畫了圈,我興奮了好幾天,拿著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哥哥說,那是你老師說只有那幾個字的撇還可以看的意思,我才喪氣的不再拿出來了。

國中寫周記要用毛筆,那是一件極痛苦的事情;除了要掰還得努力的找報紙抄一周大事,每次都是周日的深夜才又是雙手墨漬的整理書包。

高中,離毛筆遠了;大學,毛筆不見了。但我的鋼筆字永遠被嫌醜,每次月考後老師總會說,不用看名字也知道那是我的考卷。

老一輩的人說,字可以看性格。那年我大三負責編法言(台大法學院的學生刊物),一位學姐看著我的初稿說;你總是想快點達到目標,會有走捷徑不走正道的取向。我說:你怎麼判斷的?她說;你的字,不該連筆的地方都連筆,貪快嘛!從來就自認為開大門走大路的我被嚇到了,以後字再醜,也不敢亂連筆求速。

字從來沒寫好過,上個月看雲門的戶外表演,行草、狂草,以人體為筆的是那麼美的律動,旁邊的乳頭妹說看不懂,我卻沉默許久。

過了半百,雖然不再亂連筆求速,但從未下筆認真,對自己認真!

本文寫於2010/07/30  修改於2010/08/23

=============================


   

=====================================

Je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禁止留言
  • old bird
  • 哈!我認得你的字.好好善待自己.
  • another old bird
  • Who is 乳頭妹?
  • Old Bird
  • daughter? Oh my God!
  • Dear Birds:別鬧了!歡迎上來看看,想學五禽戲;anytime,anywhere. see you soon.

    Jeff 於 2010/08/25 13:23 回覆

  • Also Old Bird
  • 也關心一下,Who is 乳頭妹?
  • Heidi
  • 距離你十年之後,小學三年級才上毛筆課;小一,還在練習拿鉛筆。

    與你不同~
    為了寫完放學之前規定的國字練習,導師每天加班等我~~我這個白目小孩,即便分分秒秒都感覺到背後有雙不耐的白眼催著我,我還是熬著一筆一筆慢慢寫,因為對我來說每一劃都是一個獨立任務,決不敢歪斜,更沒法求快,可別想錯了~雖然去之已遙,但我清楚記得那不是一種執著或認真,而是一種 「 獨自走在結冰的山路上,再急再怕也不敢有一個快步,萬一沒能頂住那份急和怕,踩滑就不堪設想」的煎熬 ~雖然那是全班最漂亮的字,可是我跟那份榮譽之間,沒有任何感情,反而是那份戒慎恐懼,到今天都都陰魂不散的跟著我,在我審閱每一份合約、撰擬每一份文稿時(就像現在),不知不覺間就又扼踞在我心口~

    還好寫毛筆字大大不同~那不只是享受,已是一種迷醉了~每下一筆,都像一陣清風拂掠湖面的漣漪,也像美酒滑落喉間的疏狂;千年的浪漫都等在濃墨裡,只待行雲流水那一刻在筆端綻放~只要愛上她的顧盼生姿,又有誰不想繾綣流連,一親芳澤呢~

  • Dear H:一不小心洩漏你的年歲囉!
    你的文有淡淡的羅蘭味;你的字真的很好看!
    不過文末把書法與一親芳澤配比,ㄟ.....有點不知所措!

    Jeff 於 2010/08/27 13:04 回覆

  • H
  • 真感謝啊~~音樂很棒!!
  • H
  • 特別感謝歌手和唱片公司~以及唱片公司裡辛苦工作的每位幕後功臣~呵呵!!
  • Dear H:被你這務法律的一講,有點毛毛地;該不會侵犯版權了吧!

    Jeff 於 2010/08/27 13:01 回覆

  • H
  • 首先,人手不夠,其次,你也不是大魚 ~ 想等唱片公司找上你,可能要下個世紀吧!
  • Dear H:哈!感到寬心不少呢!

    Jeff 於 2010/08/27 13:22 回覆

  • H
  • 補充說明:

    全世界唱片公司都想吃的大魚,全在海峽對岸~~
  • Dear H:了!無形資產的保護是很艱難的,法律的不周以及觀念的不長進,最終還是會害了自己的經濟體質的進步.

    Jeff 於 2010/08/27 13:38 回覆

  • Heidi
  • 糟糕,被發現了~「把書法與一親方澤配比」,是小女子越寫越高興,想入非非了,呵呵~
  • Heidi
  • 我的年齡為什麼要保密?

    我從來都是十八歲的呀~
  • H
  • 喔~突然想起來~:

    以前用「亢奮」兩個字,也曾經被人緊張兮兮的告誡過,害我現在都還搞不清楚這兩個字到底有什麼了不得的名堂在裡面呢~
  • Heidi
  • 驀然發現自己關於幼時學寫字的小小回想,竟全然不出蔣老師上面短短一段節文所述(惟獨對老師說書法是安定保佑的力量一語,還無法體會)

    ~蔣老師誠神人也~

    我遲至高中才初次對蔣老師有所聞知~
    那年到表哥家過暑假,有一天恰好代接到蔣老師找表哥的電話,當時電話裡的聲音竟讓人如睹絕世漢白玉,言語無法形容,出於對這個聲音的驚艷與好奇,在他們結束通話後,我跟表哥追問這個聲音的主人,這才第一次知道東海美術系有位特別的教授,在美術系理不教作畫,卻教學生們學習欣賞傳統美術以外包括歌劇、音樂、文學、戲劇.....等等的其他所有藝術型態。當時,只當這位教授是讓學生擴展藝術的感官經驗,但多年之後的現在,我好奇蔣老師是不是也希望學生藉此積蓄對一切事物的「感受力」呢?

    今年年初,為自己規劃了一個美術館行程,挑了旅遊淡季到巴黎、巴塞隆納、義大利幾個知名美術館朝聖,看名畫、看建築、看古羅馬遺跡,也看社會現況與人心,實地印證蔣老師致力讓藝術融入國民生活的理念和教育。 遊歷歸來,越發體會:較諸藝術表達力的精益求精,培養內心對於美善的感受力,才真正是藝術教育的第一步,因為凡是有生命力的創作,作品的靈魂和生命力,絕對肇始於創作者經由感官對這個世界產生感動的那一刻!

  • H
  • 留言有感而發,越寫越長,都快喧賓奪主了,真不好意思,下次一定節制!!
  • Dear H:這個地方本來就可以讓大家盡興發表的;別在意!有人回應代表別人感興趣;沒人回應當作是空谷自語.我常幹這事!
    我與蔣勳有數面之緣,那是在東海教書的時候.我只是一個欣賞與品味者,創作之途與我太遠,我也幾近沒那精力投入;看看聽聽,舒服就好!

    Jeff 於 2010/08/28 17:13 回覆

  • Heidi
  • 丹佐華盛頓有部商業電影叫火線救援(Man on fire),裡面有幾句丹佐舊日特種部隊同袍形容他的對白說:「不管作甚麼事,只要作得夠完美,都堪稱為藝術;而他,在殺人這方面,就是最高明的藝術家」(要是找得到英語對白就好了)~這幾句話讓我大開眼界,也讓我心裏對「藝術」和「藝術家」所下的定義從此海闊天空~~~你謙稱自己不夠認真,可我眼裡的你比誰都認真~一首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不就讓你認了友情的真;對朋友比對自己還要認真嗎~至少在「對朋友認真」這件事上,你就是我所見過最傑出的藝術家!
  • Dear H:"老"朋友了,別太讚譽我!有人說生活就是一種藝術,只是這藝術太苦了,太難了!

    Jeff 於 2010/08/29 10:45 回覆

  • H
  • ㄟ~你跟蔣老師是同事,我又算是你的朋友,那我可以從蔣老師門生表妹的身分升一格囉?!~~嘿嘿~~讚!
  • Dear H:談不上,那時我只是一個小講師而已!

    Jeff 於 2010/08/29 10:45 回覆

  • H
  • 大哥此言過謙了~在學生心裡,只要是老師,不論是教授、講師,個個都是恩師,何可妄分大小!
  • H
  • 與其說生活是一種藝術,我覺得我的生活更是一種學習,越是挫折,學得越多越快,與君共勉!
  • H

  • 下午在我辦公室門外地板見一箱子書,第一本躺的就是蔣老師此作,原來是才子二老板書房裡清出來要帶回家的,先擱我門外~可讓我撿了個便宜,願無限期借我讀呢~有緣~另外還借了本蔣老師介紹寒食帖的書<蒼涼的獨白書寫>

    好書!就不知何時能讀完了~這種書就該找個雨天,倚在窗邊沖杯茶,慢慢品味的~
  • H~空庖煮寒菜~~~看來你要冷泡茶才搭配此書看~~

    看完後寫點心得分享唄~~

    Jeff 於 2010/10/26 19:13 回覆

  • H
  • 不好意思,本來就是借貴寶地記流水帳啦~~